心情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回复
友情链接
站点信息
博客名称:okhuojia 日志总数:17 评论数量:1 访问次数:184 建立时间::2014年08月20日

苍白脸庞上雕着一双令人无端心悸的眼睛。一双仿佛能轻易洞察世事的智慧之眼。拥有明亮却又夹含诡异灵动气质之眼的男孩。男孩约莫十八岁,卷曲柔软的秀发随清风拂动,额前一咎碎发在眉宇间翩然起舞。男孩富有灵气的手指懒散搭在窗沿。眺目远视窗外重峦叠嶂的群山兀自发愣。
  男孩的眼眸固然璀璨,然这份诡谲神采却是生生使他从这个世界中剥离出去。出于良心的谴责或是本着我狂妄的个性,我有必要在大庭广众下介绍一下我自己。这样一个样貌非凡、气质高贵的男孩若不是我在从中作梗想必也应该是过得非常自然顺畅吧。夜深人静时,我有时也会隐隐感到一丝歉意。然仅是一念而已,因为这些怜悯的念头被我的族人视作为荒唐滑稽的。因为对于猎物根本无需同情,而此刻这个倚窗愣神的男孩正是我的猎物。
  我的族人们被称作为魔族,并非世俗凡人口中的那些不入流的魔物。我所在的魔族自开天辟地起便存在着,我的族人们原本都是寄身在远古巨兽或是海底巨妖的体内,这些低等的动物从此便可以有勇气和力量来与神族作战。这些战事旷日持久,不停的争夺与战斗已经令我的族人们失去了兴趣。我们魔族总是这样,兴趣广泛又古灵精怪。很快,我们魔族便又将兴趣转而投向了一个新兴的种族——人类。这些类似猿猴的种族有种超乎想象的变化多端。所以迄今为止,我们魔族依旧潜藏寄身在人类身上已逾千万年。这些拥有繁复性格的人类经过我们魔族的寄身之后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畸形思想和怪异行为。人类称这些为——变态,魔鬼,疯子,杀人狂,色情狂,恋尸癖,恋童癖,恋物癖,心理疾病,行为艺术,狂躁症,精神病,抑郁症,自闭症……
  “优郎少爷,你有心事吗?”一个身穿双排扣黑绒制服的男子挺立在楼梯口。这男人是这个城堡的管家,一个喜欢敷面祛皱保养的老男人,虽然存在着许多令人难以容忍的缺点,但好在他在照顾主人的问题上尽职尽责。
  优郎彷徨的脸只是一秒便复苏过来,顺便提一下,我们魔族总是喜欢占据人类的思想,从而造成人们发呆愣神的现象。优郎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摇头表示无碍。
  老管家欠身行礼后走下楼去,从节奏明快的步伐中倏然冒出一句“哦!对了,差点忘了,少爷,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相信今晚一定是个精彩纷呈令人难忘的夜晚。”
  优郎疑惑的蹙眉轻声自语问道:“什么?”虽话音极轻,可老管家还是诧异道:“难道您忘记了?不是您想宴请同学们来做客参加这次盛大的聚会吗?”
  只是一瞬,优郎便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老管家这才欣然走下楼去,他的皮鞋总是咯噔咯噔的响着。有必要说明一下,优郎的疑惑和幡然彻悟都是拜我所赐。因为是我想让优郎的同学们来参加这次聚会。而且我知道萍络一定会到访,之所以让同学们一起来是不想让萍络老师有所顾忌。邀请全班师生一起来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吧。我相当期待这一美好的聚会。
  萍络老师是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青年女教师,我第一次看见她时,她正穿着深色职业套装,原本理应是平淡无奇的着装却令我心乱如麻。我深深沉醉在她讲课时舞动的裙摆中不能自拔。萍络老师的美腿才能真正称得上是玉腿,虽然我还未有幸能亲眼目睹肉色丝袜遮蔽下的玉腿,但有次我偶然庆幸的见到她的玉足从尖细高跟鞋的鞋帮中滑落出来的样子。透过纤薄丝袜能清晰瞥见那光滑圆润的脚底有着红润的色彩。我的视线被莫名定格!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我。萍络老师的视线恰好与我交织!我蓦然僵住,不知该怎样收场,没想到萍络老师比我还要窘迫。她的脸颊浮起一抹酡红,回想起来,她是那样可爱。
  我有时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我不敢将这个事实告诉任何一个族人,哪怕是我的好兄弟金焕。因为我知道那将意味着一场灾难。
  聚会如期而至,同学们都欢呼雀跃的接踵而来。老管家按照优郎的吩咐,不!其实是按照我的吩咐盛情款待了这帮叽叽喳喳的毛孩子们。之所以称这帮人为毛孩子是因为我其实已经是个经历了千年净化的人魔。在未遇见萍络之前,我都不曾知道“喜欢”为何物。我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与人世苍凉。虽然有些魔族同僚们也开始感到厌倦,我们魔族中有些人想脱离主体自行蜕变生长,可是谁也没有勇气真正这样去做。因为一旦行动失败那将是彻底的自我毁灭。按照最具智慧长老的说法,我们魔族不停的净化发展至今也应该可以以自己的形象屹立在天地中了。
  萍络未施粉黛,除了擦抹些许若有若无的香水之外别无其他修饰。一种令我头脑清新的水果淡香作基底,再以薰衣草的芬芳为辅。她的到来令我倍感欣悦,我时不时的出口成章并对她好闻的香水略作点评。她很惊讶我在这个年纪却对香水有如此见地的分析。我故作潇洒的淡然一笑,我尽力保持一份成熟男子具备的素养。可是无奈我的身躯只是一个连发育都尚未完全的十八岁男生。
  虽然我对我的寄身对象怀有一定程度的喜欢,寄生主体的优渥的生活可以使我的神经系统也感受无比享受的滋味。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和我的寄生体优郎少爷已经融为一体。我们甚至在许多方面的想法几乎如出一辙,这也是我较为喜欢他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种现象最大的好处则在于我们彼此之间就不需要过多的磨合和折磨。
  我已经很久没有采用极端手段去干预人类的思想了。自从那次惨绝人寰的自杀事件之后,我的心理也无可避免的受到一些干扰。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的寄生体是一位雄心勃勃的电脑程序专家,一开始的几十年里,我们和平相处十分和谐,可是后来他变了。有些人类总是那么容易善变,为此我也在一段时间里相当难过,因为我们魔族的神经系统偏爱刺激、享受的愉悦感觉。如果让我们魔族受困于压力的生活中,那我只能很抱歉的狠心抛弃自己的寄身主体。如果我们魔族真的那样去做的话也将意味着寄生主体会在一定期限内死亡。以任何一种随机的自然死亡的方式。当然其实这一切,只是我们魔族一手策划的。
  说实话,当时我非常伤心,甚至为此自暴自弃了很长时间,我用了至少五十年的光景才慢慢消化心中的抑郁。为此,我的父母也将我视作为他们的耻辱,我的做法玷污了家族的荣誉。幸好那时我的好兄弟金焕一路陪着我。
  在很多个夜深的时候,在我现任主体优郎少爷深眠时,我也会自顾自思绪万千。这便是人类有时一觉醒来后会无法自圆其说其梦境的缘故了。如果某些人觉得自己梦境太多,那只能说明一点,此人体内的某个寄身魔是个多愁善感的家伙。没错!寄身魔。一个新名词被目前少部分国家机密部门所注意。他们渐渐开始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我想这至少还得等上很长一段时日才能真相大白。应该相当漫长,魔族长老对此表示了肯定。

okhuojia 2014/9/9 7:40:23 | 阅读(26) 评论()

ddd

中华工控网 | 联系我们 | 工控论坛首页 | 工控博客首页 | 博客注册 | 博客登陆

工控博客管理联系邮箱:工控博客服务邮箱

中华工控网 ©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